联系   | 集团首页 |

上海虹桥绿地铂瑞公寓
入住日期
离店日期
集团首页 目的地 上海虹桥绿地铂瑞公寓
遭遇“职业打假人”酒店如何“正当防卫”

 
 

  案由

  2017年9月15日,客人刘某在某饭店科丰桥店购买了“有机礼盒六粒装”月饼10盒,共计 2680元。月饼的外包装正面载明:杂粮月饼;有机认证;无色素、无香精、无防腐剂。背面载明:品名:有机月饼礼盒;规格为有机燕麦牛肉月饼2块、有机燕麦红枣核桃月饼2块、有机燕麦红豆蛋黄月饼2块,3种月饼配料中均注明:饼皮中有食品添加剂(胭脂树橙),生产商名称为北京某食品有限公司。

  刘某认为,月饼外包装正面载明“无色素、无香精、无防腐剂”,而背面在配料中却注明“饼皮中有食品添加剂(胭脂树橙)”,月饼外包装标签就添加剂(胭脂树橙)事项存在标注不一致、未标注具体含量等问题,遂将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诉至法庭,要求退还货款并支付月饼价款的十倍赔偿金。

  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提交了两家食品检测机构的检测证明,“上述食品所检项目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要求”,证明所售月饼不存在质量问题。

  一、二审法院认为,对与卫生、营养等食品安全要求有关的标签、标志、说明书的要求属于食品安全标准范畴,应符合《预包装标签通则》等标示规定。涉案食品在包装正面醒目位置标示无色素,但在包装背面标注的配料表中却显示含有添加剂色素且未标明具体含量,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作为食品销售者,应对其出售的食品是否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负有相应审查义务,涉案食品外包装标签中存在的标注不一致、未标注具体含量等事项,通过外观即可判断,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对此情况应当明知,故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某饭店不服一、二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市高级法院经再审查明:2017年9月15日,刘某在某饭店科丰桥店分两次购买了“有机礼盒六粒装”月饼共30盒。在本次诉讼之前,刘某曾以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违反《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为由向法院提起过诉讼,要求三倍赔偿。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涉案食品标签确有不实之处,刘某要求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退还货款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关于是否应当承担十倍赔偿的问题。根据《食品安全法》148条第2款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或者损失三倍的赔偿金;增加赔偿的金额不足一千元的,为一千元。但是,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本案中,胭脂树橙作为一种天然色素,允许在食品中添加,某饭店向法院提交的检测报告已经证明涉案食品不存在质量问题,故不能认为涉案食品属于《食品安全法》中的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刘某一天之内在同一家门店购买了30盒涉案食品,此后以标识错误、涉案食品违反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为由提起多起诉讼,可见对涉案食品标签、标识十分关注,故本案涉案食品标识瑕疵,不会对刘某造成误导,不应当适用《食品安全法》中关于十倍赔偿的规定。最终,高院判决如下:撤销一、二审民事判决;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退还刘某货款2680元,刘某将某饭店杂粮月饼10盒退还某饭店、某饭店科丰桥店。同时,驳回刘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立法背景及目的看,法律对于在各项经济交易中处于弱势的消费者予以倾斜保护,消费者维权类纠纷案件的裁判理念亦坚持了社会本位原则和实质公平原则。在食品领域,由于涉及公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食品安全法》对于生产或销售明知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设置了十倍赔偿的高额惩罚性赔偿机制。

  然而,近年来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其动机并非为了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机制牟利,可以说“职业打假”的行为及其引发的行政处罚、民事判决等早已违背了立法本旨,给企业的经营发展及正常的行业管理造成负担。

  近两年,司法实践中对“知假买假并不影响行为人主张消费者权益”的态度做出调整,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发布《法办函【2017】181号》,明确 “可以考虑在除购买食品、药品之外的情形,逐步限制职业打假人的牟利性打假行为。”虽然,该意见考虑到食药问题的特殊性仍然认可食药领域内“职业打假人” 行为的正当性,但是,却已不再将“职业打假人”完全等同于普通消费者来看待。同时,也开始出现法官通过判决逐步遏制“职业打假人”牟利性打假行为的趋势。

  诸如本案,虽然月饼标签含有虚假内容,但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着重考量了刘某对涉案产品的重复、大量购买行为,且涉案月饼不存在质量问题等因素,根据《食品安全法》第148条规定的“食品的标签、说明书存在不影响食品安全且不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瑕疵的除外”,认定涉案食品标识不会对刘某造成误导,故而判决不适用十倍的惩罚性赔偿。

  北京市高院的这一判决,具有一定的导向意义,对于饭店等食品经营行业如何对待“职业打假人”提供了有益的借鉴与处理思路。但是,在现行法规未做出根本修改的前提下,“职业打假人”亦会根据判例适时调整、改进自身的策略。饭店企业不能仅期盼司法、行政机关转变风向,亦不可把防范重心放在防范具体某个“职业打假人”身上,而放松了对自身食品、包装及相关市场行为的管理。(张亚东)